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京东物流收德邦 曲线进入阿里苏宁?能成物流“第三极”?

京东物流收德邦 曲线进入阿里苏宁?能成物流“第三极”?

发布时间: 2022-03-14 14:48

德邦京东物流收购“悬案”终于有了结果。3月11日,据德邦公告,京东物流将收购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66.49%的股份,交易完成后,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维星将不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物流买下的除了德邦成熟的网络资源,后者现有的27.3万客户数量同样诱人。他们来自各大电商平台,包括阿里和苏宁,而这正是京东物流较难深入的场域。上一次震惊业内的收购案来自极兔速递和百世,那么,京东物流能如极兔一样,借机打开阿里苏宁吗?收购完成后,又能否在顺丰、通达系企业中顺畅弯道超车?

又是一场曲线前进?

物流企业间的吞并、整合,让头部电商平台间的界限变得越发暧昧和模糊。

就在德邦公布被收购的前一天,京东物流发布2021年的业绩,外部客户收入占比首次突破了五成。数据显示,2018-2021年,外部客户收入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29.9%、38.4%、46.6%和56.5%。在2021年,京东物流外部客户收入达591亿元,同比增长72.7%。客户数量达到74602家,同比增长41.7%。

一边竭力传递京东物流正努力成为第三方综合物流商的信息,另一边,京东也以大手笔补齐了同城、航空、地产等物流板块,包括收购达达配送、跨越速运,控股中国物流资产。快递快运业务短板则由德邦成熟的网络进行补充。

但从数据来看,德邦的快递和供应链份额在业内还远算不上谈资。若是以未受疫情影响的2019年计算,德邦快递业务量为5.2亿票,仅占全国业务量的0.008%。而仓储与供应链业务收入为5.09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也只有1.96%。

也就是说,通过一举收购,京东物流很难如极兔速递般以收购百世为跳板,在快递市占率上快速跃升。但无法忽略的是,收购德邦一同打包的还有客户资源,以及其他平台的入场券。

据一位靠近极兔速递的知情人士称,极兔速递与百世的网络融合在2月底已经悉数完成。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用户使用菜鸟App已能查阅到极兔速递的物流周转信息。

如同阿里多年警惕这个承接了拼多多太多包裹的物流商,阿里、苏宁于京东物流的关系也因商业利益讳莫如深。不过,依托德邦截至2020年上半年积累的27.3万客户,京东物流或将有机会敲开上述两家的大门。

抢占大件长尾市场

实际上,德邦这些商家资源多是集中在家电、家居等领域。

“淘宝很多商家选择德邦,一方面是因为市面上的大件服务商比较少。”一位资深快递从业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德邦很多云服务也使用了阿里的技术,但未来如果京东物流要与德邦进行数据互通,很难说阿里是否会因此担心。

从目前来看,一些家电厨卫品牌如方太、松下、名气与物流商的合作在送货上门后便结束了。一位方太京东自营旗舰店的客服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京东物流配送上门后,安装或维修由品牌方的技术师来实施,需提前1-3天预约。

如今,京东物流决定要吃下这块空白的长尾市场。在3月9日晚间,其发布消息称,近日旗下一站式服务平台“京东服务+”全国首个直营网点落地北京,为用户和企业提供安装维修、清洗保养、回收等服务,主要集中于3C、家电、家居、生活四大领域,未来计划打造覆盖全国20座一二线城市的智能家居上门服务网络。

依托平台构建品类全链路履约,并开发衍生业务,京东物流既能与品牌绑定得更深,获得更多利润点,还可以提升对用户大件商品维修等需求的响应速度,从而增强大件消费的用户黏性。

另一面,被圈入囊中的德邦在快运业务又深耕多年,已形成一套上门到安装的服务流程。资料显示,2016年,德邦进入家具市场,打造送装一体化体系。2020年,其又与安徽部分家电企业达成送装合作。在2021年上半年,德邦零担破损率同比下降7%,拥有140个仓库和超3万家网点,6万多名快递员。

“双方将在快递快运、跨境、仓储与供应链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对于此次收购,京东物流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

收购不等于超车

颇有意味的是,在苏宁自营物流与加盟系天天快递案例失败后,企业们似乎更倾向于找相似的盟友。以极兔速递、京东物流为代表的两大收购案均是加盟系、直营系各自为政,吸收与网络经营模式相同的企业。

在德邦之前,京东物流花30亿元在2020年收购直营物流跨越速运,并保留了后者的品牌。类似的是,德邦和京东物流也将继续保持品牌和团队独立运营,战略和业务方向整体保持不变。

不过,品牌定位、经营模式、管理架构相仿,并不意味着收购方就能有效撬动对方形成1+1>2的合力。上述从业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直营企业现有团队与新控股公司管理团队之间的管理和文化磨合需要时间,不同企业文化背景下要走到一起,甚至一方控制一方,需要有过渡期,“京东物流之前收购跨越速运主要是想补充空运网络,但历经一年多,跨越速运对京东的业务补充却不太明显”。

据《财经天下》周刊过往报道显示,收购刚完成时,京东物流特意组织工作人员到跨越总部学习对方的运作模式和系统功能,但如今整合已有一年半的时间,双方的操作系统至今没能合并。

而加盟系企业的融合集中在企业、加盟商之间的利益博弈与妥协。一位前极兔速递加盟商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据他了解,在北京一些融合区域,如原极兔网点的区域可能会被总部分成2-3块,由百世和极兔老网点挑一块经营,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区域缩减、票量减少,但快递员数量没变,更挣不了钱。

显而易见,较之整合资源与同行竞争,集中精力于管理结构,疏通理念和业务并形成利益共同体,是收购当事双方的当务之急。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市场消息称,2021年底,京东物流前任CEO王振辉已被刘强东请回,可能会接手收购德邦后的整合工作。对于该事的真实性,截至发稿,京东物流相关负责人未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

快递物流专家、贯铄资本CEO赵小敏认为,京东物流离展示全面竞争力还有一段距离,比如航空机队、消费端的市场规模、冷链业务、国际物流、快运业务、农村市场等等。

北京商报记者 何倩